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

如何面對生死

——讀余華《活著》有感

2019-10-17 20:32 婁底新聞網 姜穎嫻

余華的《活著》有如一部魔幻大片,人人向死而生,終又不免一死。表面上獨特的時代似乎一直在操縱著所有人的生死,但其實脫下這層外衣,人性與個性才是命運真正的掌舵者。文章通篇的苦難卻難掩善的光芒。這種善良集中體現在了家珍的身上。作為富裕人家的漂亮小姐,嫁進福貴家后受盡了婚煙生活的屈辱,卻拒絕了父親的拯救,帶著兒子重回支離破碎的夫家。這種對完整家庭的執著,對夫家的歸屬感,是貧窮、饑餓,甚至死亡都無法改變的信念。而當這個柔弱的女性坐在床上,對著外屋中的春生說“你要活著,你還欠我們一條命,你就拿自己的命來還吧”的時候,這種善良到達了極致。一個母親竟然能夠原諒間接導致兒子死亡的人,這是何等的偉大,同時也反映了中國婦女對活著的執著。但在女兒難產死后,家珍生命里最后一點光亮消失了。在生命的盡頭,這個受盡磨難疾病纏身的平凡婦女卻說“該知足了”,仍細心囑咐丈夫“你還得好好活下去”。

常言螻蟻尚且偷生,為人何不惜命。中國人很忌諱死亡,關于死亡據說有兩百多種說法。佛家亦言尋死的人是登不了極樂世界的。可是死苦一時,活苦一世。《活著》里的人都沒有思考過活著的意義,活著對于他們來說僅僅是一種本能,活得再苦也遠比死強。如今則不然。對于生已不如前人執著,更追求生活的質量。甚至有人贊成對身患重疾無法醫治的人實行安樂死,認為沒有尊嚴地活著是對人權的侵犯。更有人笑言,人生三大幸在于“老得慢、病得晚、死得快”。假如只能選一種死法,你會選擇心梗還是癌癥?估計大多數人都會選心梗,因為得了癌癥的人生太苦,不如早死早痛快。可是心梗并非“善終”,突然的死亡對家人的打擊是巨大的。該盡孝的人沒有盡到一天孝,該安排好的身后事變成一團亂麻,特別是如果父母尚在,更會帶來無盡的悲傷。

人類對于生命的敬畏之心隨著社會的發展、民主的進步以及思想的解放越來越淡泊。《活著》里的死亡是因為戰爭、饑餓、壓迫以及醫療水平低下,而在現代社會里,死亡很可能僅僅是因為抑郁。根據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活著》的死亡是因為沒有滿足生理需求與安全需求,而現在的正常死亡因醫療技術的發展而降低,但非正常死亡或者說是主動選擇結束生命是因為最高級別的自我需求沒有得到滿足。每年的9月10日除了是我國的“教師節”外,還是“世界預防自殺日”。世界衛生組織于今年9月9日指出,全球每年有80萬人選擇自殺,相當于每40秒就有一人了結自己的生命。自殺率最高的是高收入國家。一半以上的自殺者不足45歲,在15歲至24歲的人群中,自殺是繼車禍后,造成他們死亡的第二大“奪命殺手”。我國每年約有28.7萬人死于自殺。其中63%都患有精神障得,而抑郁癥最為公眾熟悉,人的一生中大約有1/6至1/5的概率會遇見它,而它的終身自殺率高達6%至15%。抑郁癥形成的原因可能僅僅是因為覺得世界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

自古以來生育都是喜事,但生命的到來并不容易,鳳霞就因難產意外離世。即便是現在,母親們仍然是冒著生命危險將孩子帶到這個世界。我們都感念母親的生育之恩,同時也向往當一個偉大的母親。可是如果醫生提前告訴你,生孩子可能會死或者一定會死,那你是否還會選擇生育?這個問題在沒有真正面對的時刻,是沒有真正答案的。紀念片《人世間》里的吳瑩,因患有先天性心臟病伴重度肺動脈高壓而被診斷為“絕對不適合懷孕”。但“人生要圓滿,就是要有個孩子”的執念以及對身體狀況無畏的自信,讓她決定生下孩子。奇跡并沒有發生在吳瑩身上,僥幸終究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她的人生終止在了擁有孩子的25歲,不知道這是不是讓她覺得圓滿的人生。可是,失去女兒的父母與失去母親的孩子的人生,已注定無法圓滿。

其實,有時生讓人感動,有時死也讓人敬佩。只是不管如何,思來想去,福貴的活終究比春生的死讓人感動。或許,正如前人所說,生命本身就值得最大的敬畏。愿我們每一個人都想清楚為什么而活后,盡最大的努力活著。

責任編輯:袁潤秋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0075香香港財神中特网站